返回网站首页
当前位置:主页 > 85456星期六高手红鹰 >
驻村第一书记举动逻辑剖析:不生事不失事搞点事 第一
作者:admin  日期:2021-02-04 04:40 来源:未知 浏览:

  D村产业扶贫的例子也能阐明这种行动倾向和行为逻辑。按照市扶贫办的要求,Z县贫困户可被迫申请5000元的专项扶贫到户增收资金,用于扶贫到户增收试点项目设施补助、购置种畜(种苗)补贴、出产资料的补贴等。D村村委会在第一书记的牵头下,搭桥使本村贫困户与河南省青青蔬菜种植有限公司签署了合同,重要内容就是D村村委负责申请并收取政府拨给D村贫困户5000元的扶助资金交给青青蔬菜公司,并由青青蔬菜公司同一安排。贫困户与公司按照年初决算进行分红,但是为了维护贫困户好处,履行无论市场盈亏的保底分红。经协商,青青蔬菜公司在2016年到2017年两年,每年给贫困户分红3000元,共计6000元。简单来说,相称于青青蔬菜公司“借了”贫困户5000元,每年还3000,多还了1000元本钱,这样在贫困户档案材料中就可以显示为“产业扶贫中股份分成收入3000元”。按照要求,人均可安排年收入达3026元,且实现“两不愁三保障”(稳固实现扶贫对象不愁吃、不愁穿,保障其责任教导、基础医疗和保险住房)即算作脱贫,但因为后者是无奈权衡难以量化的,所以扶贫工作的重点都放在了使贫困户在规定时间内达到3026元的尺度线。有了这3000元的分红,不仅D村很大一部门有一定劳动能力的贫困户都可以顺利“脱贫”,而且也象征着包含第一书记在内的基层治理行动者做出了产业扶贫的政绩。后来由于这种行为被市里检查的批驳说是“不彻底的产业扶贫”,只好被迫叫停。D村又开始学临县盘算改种食用菌,但是因为市场已被挤压专家猜测其远景较差,但D村仍是保持做,问及原因时第一书记表示“实在大家都想这两年不垮就行,等2018年过了上面不查了敷衍从前了就不关我们的事儿了。”

  三、效果凸显与变相扶贫:“搞点事”逻辑

  与前两种正常性的行动逻辑不同,第三张行动逻辑更具特别性。简略来说,只有“地利天时人和”的情况下第一书记才干开展“搞点事”的行动逻辑。首先,第一书记本身应具有一定的可用资源,第一书记们来自的单位不同、职位有别,这就决议了其可发动的资源本身是不同的。个别来说,两种第一书记更具优势:一种是省直机关派驻的第一书记,他们出发点较高,才能也更大;第二种是职位较高的县直机关派驻的第一书记,他们拥有地缘优势,人头熟在跑名目时更为便利,也与基层其余治理主体关系更为严密。其次,第一书记有心有余力的同时也要“有苗可拔”,也就是说贫困户本身也要具备一定基本。普通情况下,这类贫困户不仅家里须要有劳能源,还应有一定的技巧支持??底本以畜牧业、养殖业、手产业为生却因突发事件致贫的是其中典范,可塑性较高,也轻易出成就。S村有一常姓贫困户,原来靠养獭兔为生,经营状态较好,后来妻子得了重疾家里被医治费拖垮,S村第一书记不仅帮他们进步了报销额度,依政策减免医疗费,更是帮常找来5万的贫困户无息贷款,以辅助其恢回生产。此事被县里市里屡次报道,S村第一书记也因而受到表扬。其他第一书记很多都对此颇有微词,认为他只是尽了任务??“贫困户本身就能脱贫,他也随着捡了廉价”。但在产业结构较为单一的Z县,又穷又有基础的贫困户并不多见,所以局部第一书记开始“发明条件”进行“帮扶”。例如在贫穷认定时将有工业基础的非穷困户认定为贫苦户,再把握时光距离将之“变动”出去,这样,伪贫困户可以得到政策优惠,基层干部又出了成绩,堪称是“两全其美”。

  随同着国家政策向下的一直推进,资源向农村的不断输入、权力向乡村社会不断浸透,基层组织形成更为多样、情况也更加复杂。其体现之一就是,一大量派驻基层治理行动者进入乡村场域参与治理实际。这两年过年回家,惊疑的发明不少亲友都作为第一书记卷入了精准扶贫的滚滚洪流之中,从他们讲述的扶贫阅历和很多故事中,也可以演绎出一般性的第一书记的行动逻辑??从“不惹事”到“不出事”再到“搞点事”。

  “搞点事”逻辑下的帮扶行动更具表演颜色,并以各大宣扬媒体为道路将其后果放大,以其求的上级确定及舆论支撑和大众认可,是一种虚伪踊跃。这种行动逻辑固然不会造成国家资源的挥霍,其侵害也不前两种凸起,但长此以往,也会对社会跟政策实行产生不良影响。由全文咱们可以看出,第一书记的行为逻辑的发生及其行动策略的抉择并不是个人主观志愿的完整表白,也受更深层的构造背景及事实情境的影响。所以,从国家的角度来看,如何实现国家权利与处所权力的完善对接??不仅能有效监视基层治理举动者的管理行动达到治理目的,又能转变“压力体系”在不失控的情形下使少数机遇主义基层干部和农夫没有可乘之机,即树立“国度??基层组织??农夫”三方的关系制衡机制才是基层治理解脱管理的恶性轮回、打消内卷化窘境的要害。中国乡村的脱贫致富是一个庞杂长期的进程,要想真正达到“思维、物资”双脱贫也不是只靠多少本手册和几串数字的到达以及党政部分和党员干部“不破楼兰终不还”的刚强意志就能够达成的,城市建设还有很长的路要走。

  二、压力下放与可触处分:不失事逻辑

  我的故乡Z县地处淮北平原,泥土肥饶,四季明显,其地舆环境较合适农作物成长,在历史上有“膏粱丰腴之地”之称。耕地面积达233万亩,农业人口人均耕地3.4亩,是全省农民人均耕地最多的县。2012年Z县被断定为省级扶贫开发重点县,86个行政村被肯定为贫困村,并打算于2018年贫困村全部摘帽、贫困人口全体脱贫。2015年,省、市、县直单位遴派120名机关干部到Z县党组织脆弱散漫村、建档破卡贫困村任村支部第一书记开展基层治理活动至今。第一书记作为派驻基层治理行动者,在乡村建设,特殊是精准扶贫过程中开展了多样的、详细的行动。无论是面对基层民众中准确辨认、精确帮扶的扶贫过程,还是面对上层政府中档案治理、资金备查的迎检运动,都能看到第一书记的影子。值得留神的是,跟着精准扶贫政策推动由表及里、第一书记对所驻村庄嵌入水平由浅入深,第一书记的治理行动的倾向也有不同的表现,其对应行动逻辑也有较大差别。

  我认为,“不惹事逻辑”展示的是主动消极,“不出事逻辑”更多可以归于被动消极。换言之,是过于沉重的压力导致了扶贫工作的失范??以第一书记为代表的基层治理行动者为了使精准扶贫工作在上级检查中“过得去”,不得不在督导访查过程和档案数据结果上大费周章。席上大家纷纭反应埋怨这种情况,最后有个第一书记最后拍案而起:“你问我干了什么事,我告知你,我就在填材料写档案,填资料写档案,天天都在写讲演。平时得写民情日记、填大众意见卡,写目标责任书、写调研呈文、每个月至少一篇工作信息、半年有半年度总结、年度有年度总结。还得填档案,贫困户认定完有扶贫手册、有帮扶规划书、有收入手册,脱贫了有脱贫手册,还得‘扶上马再送一程’,接着记载。这个过程还是个动态的,有进有出,上面一来就要看档案查资料挑弊病,你说我能干什么,干完这些还有时间干点什么。” 可以看出,第一书记在“不出事”逻辑下的治理行为其实是一种被动情境下目标替换,这也使他们在压力体制下取舍性阔别了政策当面的价值取向和最终目的。

  随着政策的不断推进,第一书记在基层治理中的“卷入”程度加深,965439.com,其行动逻辑也从“不惹事”变成了“不出事”。其行动倾向也从“完全消极不作为”和“敏感回避性行动”转变为“结果导向性行动”,权宜性的迎检活动和“多快好省”的完成任务是其突出表现。省、市、县三级的实地观察是考核第一书记及贫困村扶贫过程、结果的重要内容,而上级检查方式主要通过走访贫困户及翻看档案两个方面得以实现的,让巡查组“满意而来,满意而去”成了第一书记的重要任务。在入户访问时,督查检查组大多会问到的问题不过乎:“你知不晓得自己的帮扶责任人是谁?”“你们村的第一书记是谁?”“你知不知自己进入(贫困户)的程序?”“你是怎么退出贫困户的?”“你对帮扶措施满足不满意”等。这样的政策设计初衷在于懂得第一书记的渎职程度及村里的扶贫进展,但是疏忽了贫困户的素质问题和书面用语与农村俗语两个话语系统的隔膜。识别出来的贫困户很多都是老弱病残、憨傻痴呆群体,存在记忆力退化、不识字等问题。另外因为文明程度的局限性,在问及“帮扶责任人”及“进入、退出程序”,大部分贫困户都会答复“不知道”,但是如果问题换成是“没事儿常常来你家跟你讲政策来送米送面发种子的那个干部是谁”或者“当时你评上贫困户的时候是不是写了申请、开了会还贴了大红纸”,贫困户就能回答出来。所以在村干部陪伴走访有人在旁帮忙提示说明时这种情况尚能得到体谅,如果是问题导向“找问题、处理人”的暗访检查,第一书记就很可能无辜遭殃。为了应答这种情况,第一书记采取了诸多行动,如将含有责任单位、责任人及联系人基本信息的货色做成“脱贫攻坚帮扶接洽卡”和“贫困户清楚卡”贴在贫困户的墙上,并吩咐他们如果领导视察在记不得信息时就指给他们看;又如“软硬兼施”的洗脑式给贫困户“唱工作”:“就跟那些贫困户讲啊,咱们左邻右舍的比比看看其实大家情况都是差不多的,村里是为了照料你才报你的,你也得理解感恩呀,所以上面观察的来了你得好好说,要不然就把你弄下来啦”“你想啊,村里现在好几个项目在审批呢,你如果说得好,领导也释怀,感到咱们有能力完成,下次有利益还想着我们,这不是对全村的好处吗?”第一书记杨叔如是举例;甚至为了让贫困户们能正确记住信息应付检查,有的村还组织了“常识问答”活动,按期招集贫困户开会,在会上能精确背出相关信息的发放一袋洗衣粉以示奖励。

  假如说在2015年9月精准扶贫政策实施伊始,Z县第一书记开始驻村工作初期,他们还可以大部分时间精神放在原有工作上、对扶贫工作尽量应付,努力在两边“摆平衡”“不惹事”的话,那么随着外部局势的急转,政策实践的推进,第一书记不得不嵌入所驻村庄、真正卷入全部扶贫攻坚的浪潮中,这也是新行动逻辑产生的背景。我们可以将之归纳于:项目动员的压力和惩戒的威慑作用。2016年2月中共中心办公厅、国务院办公厅结合印发了名为《省级党委和政府扶贫开发工作功效考核措施》的文件,主要内容是从2016年到2020年,每年开展一次考核工作,对扶贫中工作不力、问题较大的进行追责,包括:约谈一把手(约谈省委书记、省长级别官员)等办法。在2016年考核中,河南省在全国年度综合考核中倒数第二,在收到“指点不力、作风虚夸、效果不显明”的评估后省级感触到上级压力和扶贫工作的紧急性,并开始不断将压力向下传递转移,应用巡视、暗访、约谈下级、开座谈会、出台新的考核政策等方式向各市施压,随即市里以相似的方式向县一级转移,以此类推,最终这种压力在基层治理的最末梢?村庄两级会集并产生影响。项目动员的压力使第一书记不得不改变行动倾向。如果说项目动员中连带效应下的压力传导是“温水煮田鸡”缓缓影响Z县基层治理主体的互动及治理机制运行的话,那么2017年4月邻县的一次因第一书记渎职使上至镇党委书记、帮扶单位局长撤职下至村支书、村文书免去党内职务的处理结果让上高低下陷入缓和之中。这个处理结果产生了较大的影响,表现有二:第一,它起到了“杀鸡儆猴”的效果,它是产生在第一书记身边的第一例本质惩罚,其代表政策可托度的同时也提高了各治理主体的警戒性和对精准扶贫的器重程度。这件事的第二个影响就是:它无意间使各主体认知范围中的“独特体”关系进一步得到清晰。第一书记与派出单位负责人、村干部、乡干部从简单的共事关系,延长成为了“共谋、共担”关系,这种关系在这次处理结果上得到了浮现和应证,并在人们的认知中进一步深入了。

  一、制度设置与现实困境:“不滋事”逻辑

  这种不生事逻辑的背地是有一定起因的:一是历史原因:许多第一书记谈到13-15年派下去的挂职扶贫干部并没有优先选拔,甚至回去后原有岗位被顶替了,他们惧怕旧事重现所以不想脱岗;二是外围心态:第一书记在驻村初期始终都把本人当“外人”,以为自己始终要回到本来所属单位,所以对所驻村落坚持了必定的间隔感;三是轨制阻碍:考察赏罚的划定设置使第一书记缺乏与原单位关系脱离的前提??依照政策,第一书记仍然加入派出单位的年度考核,所驻村在的乡镇党委仅存在提出推举看法的权力,所认为了自己的优良等次,良多第一书记衡量利弊后认为“多给原单位干活比在村里干得好更主要”;四是村庄压力:乡村关系、村干部与农民的关系、村干部之间的关联都浮现出纷纷复杂之态,这种农村结构自身的复杂性给第一书记带来不小压力,而村庄原有的权力阶层对第一书记存在顾虑,偏向将之悬置处置,在此情景下“张不开嘴也迈不开腿”的第一书记不乐意自找麻烦。

  起源:华中科技大学中国乡村治理研讨核心

  到了2017年下半年,越来越多的人意识到了压力体制下过多分歧理的检查和扶贫任务所导致的诸多问题。诸多自媒体懂得到扶贫过程的现实困境,开端发声支援备受残害的第一书记群体并激烈鞭挞不公道的制度设置。同年年底,以《国民日报》为代表的主流媒体也发表了多篇对于打击精准扶贫过程中情势主义的评论。终极,这种从下及上的震撼撼动了顶层设计,2017年11月22日,国务院扶贫开发引导小组印发了关于发展扶贫范畴作风问题专项治理的告诉(国开发〔2017〕10号),并在12月27日再越日发出通知,明白在扶贫考核中切实减轻基层工作累赘。通知明确要改良考核方法,减少填表报数,明确风格请求,文件一出不少人都拍手称快。然而事实上,当政策再次回到基层时却没有施展应有的作用,不少第一书记依然生涯在“生灵涂炭”中。基层治理工作义务在减负下“不减反增”,方面,详细领导的缺失使基层干部找不到方向只好依旧进行;另一方面,原检查虽繁多但也给了第一书记进行均衡的空间,政策变动将这种情况攻破了:“县里不行还有市里,次不行还有两次,这样省里来检讨的时候总能有个差未几,当初一局定输赢了,更让人畏惧”在场一个第书记表现。这种情况下,诸多第一书记都持续保持“不出事”逻辑继承开展治理行动,但同时也有一批第书记开始掌握机会,控制自动权,开展“效果导向的行动”开始“搞点事”,其突出表示是放大上风掌握舆论。

义务编纂:张玉

  原题目:驻村第一书记行动逻辑剖析:不肇事?不出事??搞点事

  不惹事逻辑是第一书记进入村庄初期奉行的行动逻辑,有两个突出行为倾向是其体现:“完全消极不作为”和“敏感回避性行动”。第一种行动倾向具体是指第一书记在精准扶贫中央态、行为的完全消极,表现在过程上不介入、事务上不参与、成果上不关怀,突出体现在第一书记对“脱岗驻村”刚性要求的抗拒及疏忽。通过访谈得悉,在驻村初期,大部分第一书记都没有按照政策要求吃住在村扎基础层,大多遵守“两头跑”的策略,甚至除了必要迎检都不在村里,奉行与原有挂职扶贫干部雷同的“形式主义”策略。而“敏感回避性行动”则是指第一书记对精准扶贫及村务采用有限的治理行动,特色在于配合基层组织开展根本的治理活动的同时主动回避敏感性的治理内容,在这里敏理性主要指的是波及村庄内部资源及利益分配的相关问题。第一书记的躲避不仅体现于对村民档次资源竞争的不参加,也体现在对村委利益调配的不干预。举例而言,2017年5月河南省为实现“两线合一”(即贫困线与低保线的一致)以对贫困人口更为精准帮扶的目标,要求全省开展低珍重新评定。第一书记在这个过程中广泛积极性不高,从申请到评定简直都全权交给村两委班子没有过问。另外,除了硬性高压政策相干的敏感事由,对软性弹性较大的奖励第一书记也多采取了回避性不争不抢的立场。当时乡里为了表彰某村顺利脱贫、多次迎检、表现优秀,嘉奖了H村5万元,这个钱由村两委班子进行协商作为“辛劳钱”奖励性的,在消除第一书记后,分给了村委会成员及各组组长。在谈起此事时,作为H村第一书记的叔叔很平庸,表示“给了就收了,没有也不要”。

Power by DedeCms